首页 | 联合会专区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人才 | 供求 | 会员 | 微博
首页 >> 资讯中心 >> 综合物流 >> 内容

两会热议重庆至新加坡陆海新通道 有望成多式联运新典范
字号:T|T 2019年03月19日13:40     浙江物流网
  • 2019年全国两会已经落下帷幕,据报道,持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本届两会热议话题之一。而本文介绍的就是与之息息相关的一条新的物流大通道——陆海新通道。

2019年全国两会已经落下帷幕,据报道,持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本届两会热议话题之一。而本文介绍的就是与之息息相关的一条新的物流大通道——陆海新通道。

新立意

促西部开放有了出海新通道

近年来,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沿边开发战略等战略的深入推进,西部省市也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西部内陆的发展,催生了蓬勃的物流需求。中欧班列虽然成为爽8国际界的“网红”,但它主要的走向是连接中亚、欧洲,且宏观上讲,它的运能有限。因此,出海仍是畅通西部内陆物流的主要渠道。可是,西部物流要到达东部港口,路途何其漫漫,有没有一条新的通道呢?

答案当然是有的。

在1919年的《建国方略》中,孙中山先生就曾把位于西南广西的钦州港规划为我国南方第二大港,并赋文称:“凡在钦州以西之地,将择此港以出于海,则比经广州可减400英里。海运比之铁路,运价廉20倍,节省400英里者,在重庆、贵州、云南及广西之一部言之,其经济上受益为不小矣。”孙中山先生那时所提的钦州港就是现在的钦州、防城港、北海三港,如今统称为北部湾港。可前几年,北部湾港基础设施不够健全,也没有多少国际航线,孙中山先生百年前的这个设想还是一道待解难题。

2015年11月,中国和新加坡签署《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协议。项目落户重庆后,重庆一直努力探索:如何更好地契合“现代互联互通和现代服务经济”主题,实现自身开放,以及如何带动西部其他省份发展?

显然,重庆看到了北部湾港出海的通道优势。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传统的‘一带一路’是从中国的西北到东南,现在则是从西北直接一条线下来到广西,相当于缩短了里程。”他举例说,“四川、重庆的货物,以前到上海港和连云港需要2周以上时间,但到广西的港口只需要1至2天,里程和成本都大大减少。”当然,重庆看得更远一些,它的目光越过北部湾港、越过南中国海,连接上了航线众多、现代化的国际转运中心——新加坡港。

而新加坡也确实有合作的现实之需。2017年-2018年,看着曾经吞吐量排名世界第一的新加坡港陆续被上海港超越,它急在心里,亟需新的增长点。而成为中国西部出海的枢纽,不仅可成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重要一笔,更可能是其参与“一带一路”最实在的收获,因此,新加坡对此的合作意愿非常强烈。

还有一个有利条件是,2015年,西部最大集装箱港钦州港开通了至新加坡直航航线。

于是,几方情投意合下,“陆海新通道”逐步成型,其以重庆和新加坡为双枢纽,以广西北部湾港口作为国际陆海连通的重要交汇点,并与相关西部各省区市的中心城市和交通枢纽为重要节点,通过铁路、水运、公路、航空等多种爽8国际方式组织形式高效联动,形成纵贯西北西南,连通中国西部与东盟国家和地区的陆海通道的主流,提升辐射集聚效应,实现与中欧、中亚等国际通道的有机衔接,形成“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的完整环线,构建连通全球的互联互通网络。据测算,该通道运行时间比经东部地区出海的时间节约10天左右。

新高度

正快速成长为国家级战略项目

在短短3年多时间里,陆海新通道经历了从一个省级合作项目到区域合作项目、并即将进入国家发展战略的过程,速度之快,令人印象深刻。

2015年,中国和新加坡签署《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协议。该项目谋划之初,便蕴含了搭建平台、定位高远的基因。而在实践中,新通道名称也经历了从“渝桂新”、到“南向通道”,再到“陆海新通道”的变迁,定位越来越精准,参与的省区市越来越多,内容越来越包容。

2017年5月,“渝桂新”国际联运通道开通,从重庆出发,利用铁路运输,经贵阳、南宁到北部湾港。

2017年8月,渝、桂、黔、陇四省区市签署《关于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

2018年11月“南向通道”改名“陆海新通道”。在重庆、广西、贵州、甘肃等省区市的共同努力下,“陆海新通道”跨境公路运输、铁海联运和国际铁路联运相继开通并实现常态化运行。2018年以来,广西全力拓展通道陆海两大主干线,北部湾港海铁联运主干线从渝桂班列1条线路拓展至连通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甘肃西部5省区市的6条线路,并实现了常态化、规模化运行,联运班列累计开行1154列,到发港集装箱5.8万标箱,同比增长403%,实现了与中欧班列的无缝连接。

2019年1月7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八省区市政府合作共建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签约活动在渝举行,合作推进陆海新通道建设,助推我国加快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对外开放格局。此次陆海新通道协议的签署虽然只有西部八省份,但除了内蒙古外的西部十一省区市都有代表出席。

得益于西部各省区市的积极推动,陆海新通道奠定了良好的发展基础,进而从地方层面上升到国家层面。

2018年11月,李克强总理访问新加坡,在两国领导人见证下,中国商务部与新加坡贸工部代表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陆海新通道以共建“一带一路”为统领,依托项目三级合作机制,充分发挥重庆运营中心的服务功能,由中国西部地区和新加坡等东盟国家通过区域联动、国际合作共同打造,是具有多重经济效应的战略性通道。它将成为深化中国西部与东南亚、中亚地区国际经贸合作的战略性平台,也是带动区域经济共同发展,打造更为紧密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战略引擎。

广西商务厅厅长蒋连生表示,陆海新通道建设已上升为中新两国政府推动的旗舰项目,目前,国家发改委正在编制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将通道定位为西部地区全面开放开发的战略通道、“一带一路”建设纵深发展的战略通道,通道建设已进入发展新阶段。

新抓手

有望成为多式联运的新典范

虽然有着国际公路联运、国际铁路联运等补充方式,但铁海联运是陆海新通道最主要的运输方式。陆海新通道理念的逐步落实,考验着西部与国际之间的多式联运能力,也倒逼多式联运水平的提升。要知道,这么大规模、大范围、跨国性的铁海联运,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是少有的。

随着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持续推进,相关制约其发展的瓶颈也逐渐显现。例如,在基础设施方面,集装箱数量不足、港口集疏运能力不强等;在软件服务方面,管理体制不顺畅,保险、法律服务等一些配套性服务仍不够完善;在市场方面,货源不足,需要培育新市场等。当然,这些成长“烦恼”的出现,也在倒逼新通道沿线省区市进行改革和进一步协同合作。

基础设施方面,作为陆海新通道重要枢纽的广西,为了破解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建设瓶颈,2018年以来,广西统筹研究制定项目计划,重点推动包括钦州港东站集装箱办理站项目在内的52 个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以推进陆海新通道“硬联通”。此外,广西还将推进防城港40万吨级码头及航道工程等北部湾港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与中远海运集团在港口建设运营等方面深化合作。

在畅通渠道方面,另一重要枢纽重庆,正加快推进重庆铁路东环线及机场支线、进港铁路支线、西部物流园城市快速路等建设,畅通基础设施“中间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开工建设渝西高速铁路,进一步畅通中欧班列(重庆)国际铁路大通道,提高重庆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通行能力和运输效率等。

蒋连生表示,今年是陆海新通道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的第一年,广西将制定出台推进陆海新通道总体实施方案和配套政策文件,做大渝桂、蓉桂、滇桂等铁海联运班列线路,推动兰桂、黔桂班列、渝桂冷链专列常态化运行,加密国际班轮航线,力争实现新通道班列运行达2000列,北部湾港集装箱吞吐量达370万标箱。

此外,各方认为,当前更重要的是,西部地区要在营商环境上加强建设。随着东部地区要素成本的提高,未来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潜力巨大,应该加快补齐短板,促进投资贸易的便利化。“虽然现在中国西部各省都在行动起来了,但从整体的情况来看,陆海新通道还是处在初步的探索期。

爽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