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合会专区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供求
首页 >> 学术研究 >> 企业案例 >> 供应链管理 >> 内容

零售供应链物流如何掘金:他1年流水1亿 4年营收翻50倍 旗下千家车队
字号:T|T 2018年05月31日11:30     搜狐科技
  • 创业四年多,一年有一年难。

创业四年多,一年有一年难。回忆过往,张向锋如此感叹。 

2014年,复融起步,瞄准入仓物流。10人团队和八家知名物流公司竞标,全民皆兵,一天拨打20~50个电话,赢得竞标,年入200万。 

2015年,1000万天使融资到账,迷茫却也幸运。依靠过往经历服务500家品牌商家,年入1000万。 

2016年,业务升级,开发一系列供应链底层智慧系统。复融迈出了从传统物流到科技物流的关键一步,营收3000万。 

2017年,信心倍增,业务保障,科技驱动,科学管理。团队累计服务2000家品牌商家,整合1000多家物流车队,营收近亿。 

四年,营收翻近50倍。如今,复融的团队在全国50多个城市源源不断地为品牌商提供送达零售平台的供应链服务,底层系统为供应商、物流公司提供决策支持。作为行业老兵,张向锋也一直处于备战状态。 

注:张向锋、杨斌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1号店竞标成功 

“我最不看好的就是你们。” 

面对1号店领导的质疑,张向锋内心升腾出一股力量。彼时,1号店正打算优化其供应链,降低供货商物流成本,从而让供应商更愿意给平台供货。 

前来竞争的八家企业里大多是知名爽8国际,比如海格物流、天地华宇、虹迪物流、东方海外等。相对之下,复融显得有些底气不足——这是一家刚成立的企业,团队仅有10余人。

起初,商品单量较小,供应商要承担极高的送货成本。“平台下了一单商品,当其物流成本远远大于供应商利润,供应商就会选择不送货。” 

要降低供应商的物流成本,需要拿到更多的供应商资源。“物流需要通过集约化、规模化的方式来控制供应链的成本。”通俗一点讲,就是一次运输更多的货物,多家供应商共同承担物流支出。 

张向锋喜欢用行动说话。为赢得竞争,获取更多供应商支持,团队10余人全民皆兵,每人一天电话拜访20~50个客户。人员储备略显单薄,却个个是精兵强将——团队全部出身电商和物流行业。 

结果在意料之外。复融迅速切入并最终赢得了市场,三个月积累下近三十家客户。也在情理之中,“他们(那些貌似强大的竞争者)对电子商务不够懂,从战略的角度讲,在电商入仓物流业务上也并没有下很大的决心,只是一个尝试”。

营收1000万

物流属于规模化经济,一单和货满的成本一样。而依靠小批量多批次送货,可以尽量减少商家的成本。“当时我初步测算了一下,降低了有30%~40%的成本,尤其是对商家,降低的成本更明显。” 

同时,想要达到规模化必须辅以很强的获客能力。“像我们本身在行业深耕十几年,获客不是难事。”借此,团队迅速积累了200多家商家客户,整合了数十家运输车队。

  

复融服务的部分品牌商

但团队却觉得内心不是那么踏实。仅仅是单一的物流业务不足以具备明显的竞争优势。虽然迷茫,路却走得相对顺利。

2014年12月,复融获得上海创业接力的300万天使轮融资。2015年12月,获得盛凯投资、上海创业接力联合领投及个人投资者跟投的1000万Pre-A轮融资。“当时投委会的一个成员跟我讲,你需要钱的时候打个招呼,不要去外面融资了”,如今回忆起前两轮融资,张向锋感慨。 

资本的助推在外人看来是喜事,可于创始人本身却是更多的压力。“一旦资本进来后,我们对自己要求更高一点,就开始思考怎么能够做大,能够变强”,张向锋开始反复琢磨。 

粗放管理的弊端逐步显现出来。物流是一个涉及到很多供应链环节的业务,货物没有准时送达会有很多原因,如始发地出货晚点、路上耽搁、目的地操作延迟、中间信息流传递不及时、平台客户(天猫、京东等)爆仓等等。

但是眼前,张向锋却无法责任到人,也无法追查到各个环节,这成了他心里的一道坎儿。但值得庆贺的是,2015年,复融全年营收1000万元,相比2014年,增长了4倍。 

粗放转为精细化 

张向锋和杨斌是复旦MBA的校友。 

二人性格互补,张内敛谨慎,杨开朗健谈,专业能力也各有所长。杨斌曾任职于富士康,对于如何精细化管理有自己的看法。2年间,他作为旁观者见证了复融从0到1的过程;2年后,他作为参与者,协助完成了复融的业务升级。 

团队重新梳理了复融的业务:

第一,零售供应链行业对技术要求相对较高,复融需要就此作出改变;

第二,物流讲求效益,如何降低成本,优化管理是团队面临的另一个问题; 

第三,复融的定位。是做成像德邦、顺丰一样的爽8国际,还是走供应链道路,或者是走出特色发展之路呢? 梳理清楚后,他们迈出了从传统物流科技到新兴供应链科技的关键一步。 

复融在原WMS、TMS系统的基础上,融入科学管理与管理科技双重元素,打造集ERP、WMS、TMS、CRM、OMS、QMS、BI智能等为一体的供应链管理科技云平台。该平台连接零售供应链参与方(品牌商、分销商、物流公司、京东、天猫、永辉等)数据,实现供应链协同优化与管理,“所有参与方我们全部连接”,各个场景的数据经过一定的规则组合处理后,便会发挥价值。

一个供应商往往需要给多个平台供货,但识别平台缺货却很复杂。业务人员从各个平台收集数据分析处理后,给出是否需要发货的反馈。采用复融科技云系统,“对于供应商来说至少减少了一个文员,一般来讲,我估计至少省两三个人,三四个人都是有可能的”。

  

复融研发的供应链管理科技云平台

2016年,是转型之年。技术的搭建需要人力、财力,但复融的营收依然在上涨。全年营收3000万,而等待他们的将是业务的爆发。

业务爆发流水1亿 

入仓物流是复融的初衷,但仅仅依靠物流却难以做大做强。 

2016年的转型让他们看到了希望。2017年,新复融战略顺势提出,继续发力智慧科技与科学化的供应链网络建设。复融的系统不仅为己所用,也开放给其他物流同行,“一些上市物流公司开始使用复融的供应链管理科技云。服务的价值凸显,已有几十家公司为系统和服务买单。 

此外,除去技术与供应链服务外,团队还为供应链参与方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复融团队为资金端提供资产和相关数据,“在我们仓库的(品牌商)有数据,不在我们仓库的我们有系统管控能力,风险控制能力,因此也可以做”。资金来源有供应链金融平台,金融服务商(类似于蚂蚁金服、京东)、创新性银行等。

业务的多元化,让复融短短四年营收从200万到近亿元。 

创业最初,团队主打食品电商入仓物流,如今品类已延伸到小家电、饮料、百货、家纺等多行业、线上线下一体的综合供应链管理。杨斌自信地表示,“可以这么说,超市里面除了特别大件的,比如家具、家电我们不做,你买得到的东西我都做。”服务的品牌商家也从几百家增长到了近2000家。

互联网变化太快。当初为他指路的1号店声音渐渐弱了下去。2014年下半年,复融刚刚起步,同时服务1号店和天猫。彼时,供货商在1号店平台的销量是天猫的2倍。仅仅一年,天猫销量变成了1号店的五倍,而如今这个市场已经大变样,京东、天猫、永辉、盒马鲜生等全渠道蓬勃发展,市场格局正在重写。

在快的世界,张向锋从事慢的行业——纷繁复杂苦累交织。他不觉得苦也不觉得累,“周日在家休息,一提起业务就浑身来劲”。 

创业最初,全民皆兵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但他这个老兵却时刻处于战备状态。他的背后是一支由10余人逐渐壮大为300多人的团队和数百家零售平台资源。 

团队有了新目标:聚焦客户成功,科技驱动,全网服务,今年营收超3亿,将继续发力供应链管理科技和供应链金融科技服务。目前,复融供应链正在寻求A+轮融资。

爽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