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合会专区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供求
首页 >> 学术研究 >> 企业案例 >> 连锁经营 >> 内容

打造物联网为物价“瘦身”
字号:T|T 2013年08月16日10:12     荆楚网-楚天金报
  • 从这些“求援”中,张力发现并抓住了创业机会,他选择回国,开发出门店移动管理系统,利用编码等信息,对商品进行精细管理。目前,他的管理系统已经被武汉200多家超市使用。

“你好,小朋友!”8月2日晚,一见面,年过半百的张力就轻松地向记者打招呼。这位德国海归思维活跃,一旦他打开话匣子,就很难关上。

 

如果不是一次次被来自中国的老板找到,让他帮忙协调与德国企业的退货问题,张力此时或许还在德国,按部就班地经营着自己的公司,闲暇时,在自家的大花园里,悠闲地喝杯咖啡。

 

从这些“求援”中,张力发现并抓住了创业机会,他选择回国,开发出门店移动管理系统,利用编码等信息,对商品进行精细管理。目前,他的管理系统已经被武汉200多家超市使用。

 

“弄巧成拙”的圣诞老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武汉一所高校任教的张力,公派去了德国。后来,他和家人一起在德国定居。

 

2000年初,中国对外贸易活跃,国内不少产品出口到德国。因为很多国内企业对产品实行粗放式管理,导致商品被退货成为家常便饭。不少企业主会辗转找到“德国通”张力,请他帮助解决一些合同方面的问题。

 

2005年,福建一家做圣诞礼品的企业,在德国遭遇退货,于是托张力帮助他们去周旋。张力了解真相后哭笑不得:原来,德国人要求福建企业生产高25厘米的圣诞老人,但该企业做的是28厘米,德国方面坚持不收。而国内来的老板也是满肚委屈:“我想着给他们做大一点,价格还不变,让他们占点便宜,以后就能继续订我们的货。”

 

张力很清楚,德国的标准化体系非常成熟,28厘米可能意味着“圣诞老人”放不进柜子隔层里,也就意味着卖不出去。说到底,这是随意粗放式管理与系统精益化管理的碰撞。这次经历让他萌生了回国创业的念头。

 

2006年,张力回到国内,创业方向就是通过物联网技术打造一个通用的系统精益化管理平台。切入点选择了最复杂也是物流链最关键的一环:零售连锁超市门店。开始,该项目只是挂靠在一家科技公司旗下。

 

通过前期的市场考察,2010年,张力与创业伙伴成立了武汉澳发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主要产品是《门店移动管理系统(SES)》。该系统将零售门店对商品的“进销存”管理浓缩到手持终端中,实现收货、建仓、上架、价签、盘点、退货等工作流程的信息实时共享,将传统的手工随意性操作提升为现代信息化精益作业。

 

国货在国外为啥更便宜

 

一瓶同样的国产1.5升矿泉水,国内卖3.2元钱,但是在德国的一家超市,只需要0.19欧元,折合人民币1.52元;一瓶国产葡萄酒,武汉某超市的最低价格为24.4元,在德国仅售1.19欧元,折合人民币不到10元钱……

 

张力告诉记者,“在德国超市货架上,价格比国内便宜的生活必需品比比皆是。这是因为国内商品平均零售价格中,20%是物流成本,而在美国仅占10%。德国超市的物流成本更低。”“从厂家出货,到零售门店销售,各种环节组成一条物流链,每个环节粗放经营管理的叠加,造成了巨大的成本浪费,最终由消费者买单,价格不贵才怪。”张力说。

 

2006年回到武汉后,张力并没有盲目研发,而是先摸清市场。他托朋友帮忙,应聘去了汉口一家副食商店,当起临时“送货员”。半个月的送货生涯,张力跑遍了武汉三镇的多家超市、商场,发现很多问题。“比如,国内超市门店的收货入库基本上停留在手工操作;明明有库存,就是找不到货;不少商品进入仓库之后就开始‘休眠’;价签的更换跟不上收银机里的价格信息更新;过期商品不能及时下架;有问题的商品不能通畅地退还给供应商等等。这些问题通过物流链上的每个环节叠加放大,最终以居高不下的物流成本,反馈到我们的商品零售价格中来。而导致这些问题的关键,还是管理不当。”

 

张力告诉记者,在德国,通过物联网技术,不管是新手还是老手,面对成千上万种商品,只需扫商品条形码,便可以迅速地知道它的“身世”和“住址”,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上架、订货、打印价签、收货等繁杂的日常工作。

 

张力的公司开始根据中国商超门店的特性,研发出一套商品管理系统,即《门店移动管理系统(SES)》。有零售门店,就可应用该系统。

 

实地调研之后,张力再去找商超谈判时,就有了“筹码”。不久后,他赢来了第一个客户:武汉某大型连锁公司在汉口中心地带的一家大卖场。开始,超市员工并不接受这个手持终端设备,可使用几年后,有人甚至告诉张力:“如果现在重新回到手工操作,简直不敢想象。”

 

一家超市2000种商品“冬眠”

 

与客户沟通时,工科出身的张力主要以数据说话。

 

2011年上半年,武汉八家超市首次使用澳发物联公司《门店移动管理系统(SES)》的定位盘点子系统进行了大盘。门店管理层第一次得到了一直求之不得的信息:成千上万种商品在门店的准确位置分布图。他们也从而知道:过期商品在哪里?某商品在货架上有多少,在仓库里有多少?哪些商品没有上架而在仓库里睡大觉等等。

 

不仅如此,管理层第一次知道不合理库存的准确位置数据。比如:平均有8.6%的商品进入仓库之后,就被忽略了,一直“躺”在仓库睡大觉。这些商品当中,52%是食品,这意味着,很多商品有过期风险,处理不及时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浪费。

 

以一家超市有两万多个品种来算,那么就有约两千种商品未上架。很快,门店工作人员根据盘点定位数据将所有未上架商品清点了出来,唤醒了一大笔“冬眠”资金。张力特别强调:“用传统方式管理,即使一线工作的员工都是博士后,都像雷锋那样敬业,也不可能避免以上提到的问题。因为我们面对的,是现代商业生态与传统管理模式的矛盾。”

 

靠数据说话的张力,工作模式也很西化:有问题,首先到第一现场去调查。他谈公事从不在办公室,而是直接去超市门店现场,实地观察找出症结,再予以化解。

 

目前,张力的管理系统已经被武汉200多家超市使用,他的公司成立一年多后,商业盈利就步入正轨。

 

■ 对话

 

物流链若能达欧美标准商品能降价一成

 

记者:你在德国已事业有成,为什么会想到回国再创业?

 

张力:毕业于武汉大学77级空间物理系,曾和一号店董事长于刚同窗4年。回国创业,其实更多是一种情怀。到了我这个年龄,很想做点实事回报养育过我的这片土地,比如说带回来一些现代的管理理念。

 

记者:你觉得,怎样才能使国内的商品实现降价?

 

张力:如果国内物流链上各个环节的管理达到欧美发达国家水准,那么商品平均零售价格即可马上降低10%。仅这一项,就会给广大老百姓日常生活带来多么巨大的实惠!

 

记者:你在德国收入高,还是在中国创业收入高呢?

 

张力:当然是在德国。不过,收入的高低很难与相对应的工作意义画等号。

爽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