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合会专区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供求
首页 >> 学术研究 >> 论文荟萃 >> 物流管理 >> 内容

刘建中:细说煤炭物流 描绘发展路径
字号:T|T 2012年11月22日14:03     新华网山西频道
  • “2012财富CEO峰会”于2012年11月15日在北京召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刘建中作为世界500强企业代表应邀参加,并受记者的采访。

“2012财富CEO峰会”于2012年11月15日在北京召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刘建中作为世界500强企业代表应邀参加,并受记者的采访。

 

刘建中:煤炭作为重要的资源,我们中国烧掉的煤炭可能快接近全世界的50%了。摆在我们面前一个课题就是煤炭的清洁利用,或者说绿色利用。关于煤炭,刚才卜总讲得非常到位,煤炭在生产过程中的绿色开采,在运输过程中的绿色运输,在利用过程中的绿色使用,现在这三个环节每一个环节都有问题,都需要解决。运输环境方面,现在我们存在着一个非常大的弊端,就是中国的煤炭专用铁路现在只有一条,目前就是神华那一条。其它的都是客货混用的。所以中国要把物流成本降下来,就需要很好地在物流问题上,在铁路物流、公路物流,包括从输煤、火车还有水陆物流每一个环节上进行统筹规划。现在我们这方面解决得非常不好。比如,山西公路物流量非常大,每天跑40万辆的重卡,担负着山西一部分煤炭外调。同时,还有陕西和内蒙一部分,今年大概是2.5亿吨。公路运输量大体有5亿吨,但是不需要40万辆重卡。由于没有形成一个规范的物流网络,没有实现点对点的运输。所以物流成本非常高。目前,我们山西煤运的物流主要在靠黄河一线在出煤的地方把它搞成加工储煤,在山西东部省界、河南、河北这一线搞8到10个大型的煤炭储煤场。

 

我刚才说了,40万辆的重卡,63%左右是河南、河北、山东的车到山西来拉,他们非常盲目,今天这个矿有煤他们就拉,没有煤就到另外一个矿,路上经常堵。本来这些煤炭有20万辆重卡就够了,路上也不会拥堵,40万辆重卡就会形成拥堵。本来两天拉一趟,现在四天拉一趟,所以成本非常高。所以我们在山西、河南、河北的省界准备建8到10个大型煤炭超市。把我们山西的一部分煤和陕西和内蒙的一部分煤在煤炭超市分出来。5500大卡的炼焦煤分出来,河南、河北的车点对点去拉,这样可以把物流成本降下来。同时我们也可以搞物流配送,从这个地方配送出去,或者上火车,通过这结些方式来解决。

 

但是我认为,现在我们在煤炭物流的总体结构上还是不经济。比如说铁路的装车站点非常分散。可能装10个车皮,或者装整列的都有。如果我们的矿山用皮带运输,比如说二、三十公里范围内用皮带运输,那么火车的流量就非常顺畅。比如大秦线作为国家专用铁路煤炭运输线,整装的效率非常高,一年5亿吨煤。我们国家皮带运输比较落后,在百公里内靠皮带运输,在300公里以内靠公路运输,超过500公路靠铁路运输。如果把这些结构有机地结合起来,通过煤炭超市储备煤场和集散地有机结合起来,那么我们煤炭物流成本可以大大降低。

 

另外,还有一个输煤和输电的问题。现在山西也有特高压的输电线路输送到河北,新疆、甘肃也有一些特高压线输电。从输电成本和铁路、公路运输成本来看,输电肯定是优于铁路的,只是比水路的运输要高。但是光靠这一个路径肯定不够。因为我们煤炭外调集中于这三个“西”这样一个狭长的地方,所以必须通过各种路径把各种方式利用起来,才能够很好地把煤炭的物流成本降下来。这样一来,把整体的铁路、公路、水路、输电这几个方式有效利用起来,可能效果会更好。

 

 

爽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