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合会专区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供求
首页 >> 学术研究 >> 物流仲裁 >> 仲裁案例 >> 内容

厦门越兴贸易公司诉华中航运(集团)公司海运分公司水路货物运输合同货物错交纠纷案
字号:T|T 2008年06月04日16:08     爽8国际商务网
  • 「案情」 原告:厦门越兴贸易公司。地址:厦门市湖滨东路118号。 法定代表人:马伟国,总经理。 被告:华中航运(集团)公司海运分公司。地址:武汉市民权路4号。
 「案情」
    原告:厦门越兴贸易公司。地址:厦门市湖滨东路118号。
    法定代表人:马伟国,总经理。
    被告:华中航运(集团)公司海运分公司。地址:武汉市民权路4号。
    法定代表人:耿安运,经理。
    第三人:沙市印刷包装物资供销公司。地址:沙市市解放路28号。
    法定代表人:许承敖,经理。
    1992年2月11日,华中航运(集团)公司海运分公司(下称华中公司)所属“黄鹤8号”轮在汕头港装载厦门越兴贸易公司(下称越兴公司)购买的白板纸350件。其中“红象”牌白板纸219件,每件净重0.611吨,每吨单价4350元:“永丰余”牌白板纸131件,每件净重0.4935吨,每吨单价4410元。同船还装有沙市印刷包装物资供销公司(下称沙市公司)购买的“永丰余”牌白板纸150件,每件净重0.4935吨,每吨单价4300元。“黄鹤8号”轮于当月25日抵武汉港,并向收货人发出到货通知。26日,沙市公司委托沙市第二货运公司到码头提货,华中公司将承运数如数发给其运走,但其中146件错发为“红象牌”。沙市公司收货后即全发往各购货单位。后沙市公司发现货物错交,即派员与华中公司协商处理。华中公司提出先由沙市公司将错发的货物返回,所需运费以后协商,沙市公司要求华中公司先付运费再将货物返回。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由于错发的货物未能返回,越兴公司提货不成,经与华中公司协商同意,即将沙市公司146件“永丰余”牌白板纸提走,力争按每吨价格在4650元以上先行处理,余下问题三方面再协商。至此,越兴公司共提走“红象”牌白板纸73件,“永丰余”牌白板纸277件(其中沙市公司的146件)。嗣后,三方当事人多次协商未成。于是,越兴公司、沙市公司各自处理货物,各获得一定利润。
    越兴公司于1992年5月18日向武汉海事法院起诉称,华中公司将其146件“红象”牌白松纸错发给了沙市公司,而将沙市公司的146件“永丰余”牌白板纸给了我们。由于华中公司的错误,造成我公司货差损失、价差损失、货款银行利息损失及差旅费共计124216.73元,应由华中公司赔偿。
    华中公司辩称:我公司已按运单上的规定件数交货,两家收货人都在运单上签收。沙市公司得知所提货物不属自己后,不但不把货物退给越兴公司,反将其占为已有,并以高出货物到岸价卖出,属不当得利,沙市公司应将多收货物退给越兴公司。
    沙市公司在被追加为第三人后辩称:货物错发是华中公司工作不认真造成的,应由其承担全部责任,与我公司无关。
    「审判」
    审理过程中,越兴公司和华中公司在案外进行了和解,由华中公司将自己的17件白板纸(每吨净重0.4935吨,单价4750元,共计39853.36元)交给原告作抵押。因双方未能达成和解协议,越兴公司变卖了该17件白板纸。
    武汉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越兴公司与华中公司签订的水路货物运输合同有效。华中公司将越兴公司的货物错交给沙市公司后,未积极采取措施追回,继而又将沙市公司应收货物交越兴公司处理,违反了运输合同的规定,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沙市公司多提走的部分货物属不当得利,应按该批货物销售的平均价返还给越兴公司。越兴公司应退还华中公司交其作抵押的17件白板纸。越兴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五十三条的规定,武汉海事法院于1993年4月26日判决如下:一、华中公司赔偿越兴公司损失5344元,支付违约金2408.56元,两项共计7752.93元;二、沙市公司返还给越兴公司多提的货物价款77754.79元;三、越兴公司返还给华中公司17件白板纸,折款39853.36元,资金利息2869.44元(从1992年6月6日至1993年4月26日,月利率千分之七点二),两项共计42722.80元。以上三项自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付清。
    判决宣判后,当事人均未上诉。
    「评析」
    本案处理主要涉及两个问题:
    一、对承运人华中公司的违约责任的认定。《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五十三条规定:“承运人责任造成货物错运、错交,应负责将货物追回,运至原定的交货地点交给指定的收货人,因而发生的调运费用由承运人负责。”本案承运人华中公司在知道货物错交后,因不愿承担错交货物的返回运费,没有履行无偿追回货物的职责,造成不能如约向越兴公司交货,是一种严重的违约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华中公司违约,即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损失。故武汉海事法院认定华中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损失,是正确的。
    二、对沙市公司多提取部分货物属不当得利的认定。在本案中,沙市公司提取的货物件数和其托运的件数并无错误,但其应提的是“永丰余”牌白板纸,其每件重量为0.4935吨,每吨单价4300元;而华中公司错交给沙市公司的146件“红象”牌白板纸,每件重量0.611吨,每吨单价4350元。这样,从重量上计算,沙市公司错提146件“红象”牌白板纸,比应提146件“永丰余”牌白板纸多出17.155吨纸,按每吨4350元计算,价值74624.25元。同时两种纸每吨价差为50元,沙市公司还多得两种纸的均吨价差款。这两部分都属沙市公司多得的利益。对此,它是属于不当得利还是侵权得利,处理中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沙市公司提货时,没有按《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履行验货义务,是一种不作为,主观上存在过错;提错货后又不主动退货,构成对越兴公司的侵权。另一种意见认为,不当得利和侵权的区别主要在于行为人的行为是否违法。不当得利的利益取得往往是受害方或第三方的过错造成的,而不是不当得利人的违法行为所致,即不当得利人取得该利益只是被动、消极的不作为。而侵权则是行为人对受害人实施了违法行为,是主动的、积极的作为。本案沙市公司提货时未认真验货,主观上确有疏忽大意,但首先是华中公司错交货物,沙市公司提货时对错提货物并不知情,且其发现错提后,已主动向华中公司要求解决,只是华中公司不愿承担法律规定应由其承担的费用而未得到解决。因此,沙市公司没有恶意占有这批货物的主观故意,应是一种善意占有,其多得利益应属不当得利。武汉海事法院采纳了后一种意见,认定沙市公司的行为属不当得利,应返还给原财产所有人,这样处理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爽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