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合会专区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人才 | 供求 | 会员 | 微博
首页 >> 物流信息化 >> 资讯 >> 信息平台 >> 内容

Uber21亿入驻上海自贸区,日均订单全球第一城为何错过?
字号:T|T 2015年10月10日10:26     钛媒体
  • 昨天,Uber(优步)正式入驻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这是Uber成立的唯一一个美国以外的独立公司。Uber表示,将把业务搬到中国境内服务器上运行。为了在中国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将达到63亿元,成为上海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10月8日,上海市交委向滴滴快的发放我国首个约租车网络平台经营资格证书。
  同一天,Uber(优步)宣布,正式入驻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金达21亿元人民币。
  也是同一天,成都相关部门提醒,在成都当Uber、滴滴司机仍属违法,被抓到最高将面对3万元的罚款。
  昨天,Uber(优步)正式入驻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这是Uber成立的唯一一个美国以外的独立公司。Uber表示,将把业务搬到中国境内服务器上运行。为了在中国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将达到63亿元,成为上海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另外,上海市交委向滴滴快的发放我国首个约租车网络平台经营资格证书。同样就在昨天,成都的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对此事作出了回应。据《四川日报》官方微博报道称,“10月8日,上海市交委向滴滴快的发放我国首个约租车网络平台经营资格证书,但这并不意味着网络专车在全国都已合法化。相关部门负责人提醒,在成都当Uber、滴滴司机仍属违法,被抓到最高将面对3万元的罚款。”
  二
  出租汽车在中国各个城市运行已有30年左右了,但2014年Uber在中国的横空出世,让中国城市的公共交通遭遇新变局,或者说是让出租车行业遭遇了第一次巨震。
  以成都为例,从去年10月Uber正式上线以来,至今不到一年时间,成都已是优步在全球范围内注册司机最多的城市。Uber对公众的吸引让大家越来越愿意在“手机上叫车”了。早在今年5月,继广州之后,“因涉嫌组织私家车接入平台从事非法营运”,Uber成都总部被联合执法。当天执法现场,也有许多出租车司机也表达了对Uber的不满,其实我们都可以理解出租车司机为啥要对Uber如此愤怒,专车出现后,生意大不如从前,赚得越来越少,压力不可谓不大。现实无奈,有一些司机已经转行去开专车了。
  无牌运营的确该查处,但为什么Uber首当其冲?
  昨天也有媒体同行评论说,假如今年5月广州不查处Uber,而是批准其落地,那么广州现在就多了一家注册资本为21亿人民币的互联网巨头公司了。我不敢妄言如果不查处Uber,成都会多一家21亿人民币的创新公司,毕竟上海自贸区有其特殊的属性;但我同意,上海用Uber落地在全世界为自己做了一个巨大的城市形象,而广州、成都却失去了这样一个机会。再强调一次,上线至今不到一年时间,成都已是Uber在全球范围内注册司机最多的城市,同时,据报道成都也是全球范围内每日平均订单完成量最多的城市。
  三
  随着互联网叫车平台的诞生,各国各地的管理法规都遭遇到了这个新问题的挑战,或者说在技术带动的迅猛发展势头下,各地还来不及探索出最好的方案。
  其实,应对变化,各地地方扮演的角色应该是进行管理,而不是阻止变化。
  以上海为例,无论是昨天Uber,还是滴滴快的获得第一张专车平台资质许可,都说明当地开始以一种经过仔细斟酌的方式迎接变化。
  事实上,上述所谓的“破坏”不会逐渐减少,类似Uber这种破坏式创新的案例这几年已经发生得很多,我们多少也能感知到接下来将还有一波接一波的改变扑面而来。即使对Uber司机,也会在将来有自己的对手,已经有人问,如果无人驾驶车到来了,Uber司机和出租车司机怎么办?去年10月开始,Uber就开始在美国建立起先进的无人驾驶技术中心,专攻无人驾驶汽车、汽车安全等技术的设计研发。
  需说明的是,无需将注意力仅仅放在比如无人驾驶车辆将来会带来的挑战上,因为即使是现在,物联网、机器学习、智能机器人技术、3D打印等等,这些普通人还觉得陌生的先进科技,已经在以各种形式渗入我们的生活。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它们会怎样给我们的工作、关系建立以及管理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或者说改进的动力。
  四
  从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来看,最大的解放力量是由互联网所释放出来前所未有的加速创新。大量由年轻创始人踩着帆布鞋建立起来的创业公司,正在搅动变化的浪潮。当他们察觉到市场中用户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对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最有力的工具不只是技术,还有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会怎样?
  通过探索市场中那些“大玩家”们在向用户提供商品和服务中存在的弱点,一些小小的创意被注入一个个互联网产品中,接着开始蚕食现有的商业形态,并大力地导致所谓的破坏和改变。
  对于创新变化带来的影响,包括媒体在内,多数只关注到了技术性破坏,花了大量时间,以各种方式来安抚那些谋生之道正在被颠覆的人群,这里特指Uber们对出租车行业的冲击。
  但趋势不可逆转,这种关注来得太晚。
  五
  澳大利亚政治记者乔治?迈格劳金斯在上世纪80年代曾写到,在国家利益上,政府和趋势所带来的压力之间应该一种宽松的联系,以调解整个经济自由化进程。“经济开放是一种崇高的追求。”乔治写到。
  在互联网创新大势所趋之下,这种对“崇高追求”的渴望其实已经再次涌现。各地都应该培养对技术的真诚欣赏和热情。这并不是说为了要搞明白一支苹果手表或者一台3D打印机的工作原理,而是因为在技术至牵引下,每种经济结构、社群都注定面临改变,需要对可能发生的改变有一种更敏锐的感知力。
  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故意避开技术带来的变化,而应该把它作为促进经济增长,改革和帮助社会发展的机会来欢迎它。
  无需将目光只投向技术的那些细节上,而应该自问,什么样的方法能为创业公司和早期创新的诞生创造更好的环境。应该问问,一个地区为什么创业公司少?谁应该明白这是一个问题?谁来追问是什么原因?
  我们应对技术创新在帮助经济转型和提高就业增长上发挥的作用有更深的认识。今年5月,Uber创始人卡拉尼克在贵阳宣布,过去一个月新增6万个就业机会,杭州一地新增1万个。当时Uber中国在中国仅开通了九个城市;滴滴在今年5月宣布出租车业务覆盖全国360个城市135万司机,专车业务覆盖61个城市40万司机。

爽8国际